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章 段亦博,必须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国之君的生辰该是怎样的盛况,封似婳不知道,她就知道,从今天她一醒来,看到的,就是整个皇宫里都在为段亦晗生辰忙碌的样子。

    整个皇宫的里人,没有人会在今天触段亦晗的霉头,因为今天,是这国家之主的生辰。

    早上一起来,封似婳就在金嬷嬷的示意下亲手给段亦晗做了一碗长寿面,虽然面是金嬷嬷擀的,是罗春煮的,她只是在旁边看着,最后捞面条的时候,她亲手参与了一下,可是就是这样,段亦晗知道这碗面是小表妹做的后,也开心的全部吃光了。

    当时,封似婳就坐在段亦晗的旁边,她真的好想告诉段亦晗,她盛面的时候,手有不小心的伸到了碗里,而且当时还有一根不听话的面条跑出了碗,她最后是用手把那根不听话的面条提到碗里的。

    可是,看着段亦晗那幸福的样子,封似婳最后还是没有忍心告诉段亦晗这个真相,还是,让他开心的过一个生日吧。o(╯□╰)o

    “婳儿,朕去上朝了,你等会直接去昭阳殿,今日午时,朕要和你一起用膳。”

    临走时,段亦晗满足的抱了抱封似婳,今日这个生辰,应该是他二十几年来,过的最开心的一次了,说完这句话,段亦晗转身就走,他真的怕,如果再留一会,他会不愿意上朝,要知道今天可是他的生辰,希望这群大臣们,能聪明的有点眼色。

    看着段亦晗渐渐远去的背影,封似婳依旧愣在那里,去昭阳殿?难不成今天中午又有好吃的?可是,她为什么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主子,您怎么了?”

    看着自家主子呆愣的表情,金嬷嬷担忧的问了一句,她看着封似婳看向自家,正准备再次开口询问,封似婳就在这时开口了。

    “嬷嬷,我今日心口有些堵的慌,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吧?”

    不知为何,在段亦晗离开后,封似婳就觉得心口堵的慌,从来没有发生过的陌生感觉,让封似婳很紧张,希望,不是坏事!

    “怎么会,今日是皇上的生辰,谁会在今日犯错。”

    金嬷嬷说的话的确很有道理,可是封似婳就是觉得不舒服,就连段亦晗临走是说的中午去昭阳殿吃饭,都吸引不了她的注意力。

    看出了封似婳的担心,金嬷嬷开口道:“主子不如让连安去前面盯着,要是有什么,咱们就能立刻知道。”

    “是,这的确是个好注意,那就让连安去前面盯着吧。”

    有了连安去前面盯着,封似婳的心里才舒服一点,这古代就是这样不好,有一点事情,都要人传来传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可以去昭阳殿的时辰,封似婳在罗春和金嬷嬷的服侍下刚换好了衣服,仔细检查自己的衣着,确认了没有失礼的地方,她刚把手中的梳子交到罗春的手里,准备从椅子上站起来,就在这时,连安突然跑了进来。

    “主子,出事了!”

    “什么!”

    封似婳因为连安的话慌忙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犹豫用力过猛,差点将身旁的罗春撞到,虽然罗春稳住了,可是面前梳妆台上的东西,因为封似婳的动作,洒的洒,落地的落地,玉质的各式盒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就连封似婳最爱的玉梳也因为这次封似婳的动作,掉落在地,从中间断开,可是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人去注意这些,现在,最重要的,是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主子,皇上在昭阳殿大发雷霆,整个后宫的娘娘和小主们都去了。”

    连安也不知道前朝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就在刚才,整个后宫的嫔妃们全部都往昭阳殿去了,回来的路上,他只打探到,皇上在昭阳殿大发雷霆。

    听着连安的话,封似婳伸出右手,慢慢的放在心口的位置,早上的预感,果然是真的吗?

    “还有什么?”

    封似婳皱着眉头,这整个后宫的女人都去了,那她怎么现在才接到消息,果然是真的住的太远了吗?

    “没有了,就是这么点消息都是奴才使了银子才打听到了,只知道今日早朝皇上看了一个奏折后就发了火,后来罚了大臣们跪,现在,这后宫的娘娘和小主都去了昭阳殿。”

    连安也有些疑惑,这平时,他们这珍婳阁,虽然不是第一个收到消息的,可是这也不会成为第一个,可是今天是怎么了呢?

    “走,既然大家都去了,那本宫如何能不去!”

    想不明白,那就亲自去看看,封似婳一声令下,金嬷嬷和罗春快速的对视一眼,立刻从封似婳的头上拿下几件首饰,当封似婳坐着轿撵赶到昭阳殿的时候,就看到整个后宫的嫔妃们全部跪在了昭阳殿门口,而另一边,则是跪着满地的大臣。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封似婳快步走到皇后的面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皇后一定知道。

    “封贵仪?你怎么来了!皇上不是不让……”

    话说了一半,皇后才反应过来,皇后方碧蓉有些奇怪的看着封似婳,不是不让人告诉封贵仪的吗?她这怀着身孕,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情,还不知怎么担心呢。

    “臣妾不是看大家都来了吗,到底怎么了?还有,皇上不让?是不让告诉臣妾什么?”

    封似婳一看皇后的反应,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果然是瞒着自己的,那么既然是有旨意,那为何自己还是收到到了消息?

    “这……封贵仪,你还是快劝劝皇上,皇上要御驾亲征!”

    皇后没有直接回答封似婳的话,而是用另一句话来转移封似婳的注意力,既然已经来了,那瞒着也没用了,因为皇后的一句话,让封似婳愣在的原地,御驾亲征?这大盛王朝没有武将了吗!

    封似婳听了皇后的话,没有多问什么,而是转身,快步的往昭阳殿的大殿走去,不管段亦晗要瞒着自己什么,就是这御驾亲征,她就不同意,是看她有了身孕,他就放心了吗?他就不怕自己生个女儿,这大盛,又落在方家的手里吗?

    封似婳一只手捂着肚子,快步的往昭阳殿走去,可是这次,她也被拦在了昭阳殿外!

    “封主子,不是奴才不给您进,而是皇上说了谁来了都不给进,包括您!”

    连忠有些为难的看着封似婳,这皇上特地嘱咐的,这事不让告诉封主子,可是这事封主子怎么还是知道了,幸好皇上交代了,要是封主子真的来了,就让她回去,可是现在……想到了一个可能,连忠突然瞪了一眼站在封似婳身后自己的徒弟,这个没眼色的臭小子,这种事情,怎么能告诉封主子!

    连安被自己的师父一瞪,突然明白了刚才他打听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个小太监的神情,感情,那人是原本就准备告诉自己的,那自己的银子,岂不是白花了!

    封似婳就这么看着连忠,这连忠既然这么说了,那么肯定就是段亦晗特地交代了,还有就是,这段亦晗肯定是想瞒着自己什么,想到这些,她没有说多什么,只是立刻调头就走,走到皇后身后属于自己品级的地方,突然跪了下来。

    “皇上,臣妾恳求您不要御驾亲征!”

    封似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知道,一个王朝,不到生死存亡的时候,一个帝王,就不该御驾亲征!

    她笔直的跪在了昭阳殿外,和这而后宫里别的女人一样,阻止这个男人疯狂的举动,于此同时,她开始疯狂的在脑海里回忆原著里的情节,没有!根本就没有关于这段时间的记忆,到底,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间慢慢的流逝,昭阳殿外安静的可怕,封似婳的脸色有些开始泛白,在一开始,她还想过自己这么跪下去,一定能阻止段亦晗的这个念头,可是现在,她不这么想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他,这么的生气!

    “封主子,皇上让您回去呢。”

    连忠快步的走到封似婳的身边,刚才他报给了皇上,说封贵仪来了,结果被皇上骂了不说,他等会还要好好查查,这事是谁透露给珍婳阁知道的,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这祖宗给请回去。

    “不回!”

    封似婳的回答简单直接,一国之君都要御驾亲征了,她这个贵仪,不就跪了这么一会吗?

    “主子哎,您这……这可怀着身孕呢。”

    连忠特别的为难,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丽淑仪来了!”

    彭家姐姐?封似婳突然听见耳边的这道声音,难道彭家姐姐不在这里吗?

    来不及寻找身边的身影,不顾连忠等人慌乱的眼神,她立刻抬起头望去,只见远处,记忆里的彭家姐姐,重新换上了一身男子的装扮,长发被束起,身上是一身白色铠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