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7章 有什么事,咱们躺下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其实封似婳也发现了自己的这个想法真的很奇怪,她一直都知道,一个皇帝,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她也曾幻想过,段亦晗能为她一人清净后宫。

    可是封似婳也知道,如果段亦晗真的这么做了,那么这朝堂上也该翻天了。

    可是你让她用平常心来对待段亦晗的其他女人,她又觉得自己做不到,就是和她关系最好的彭家姐姐,她也是刚知道,原来彭家姐姐如今依旧是女儿身。

    她也问过彭家姐姐,她是怎么做到的,而彭家姐姐的回答却让封似婳惊讶不已。

    ‘你以为我为何要进宫?还不是因为我爹和我哥哥都是大将,手握兵权,我只不过是一个人质罢了。’

    对于彭家姐姐的说法,封似婳最终没有做出任何的评价,因为她说的,或许就是事实。

    知道这么一件事情后,封似婳一直都在想,这古代的后宫女子,有多少是这样的原因,才会入了这牢笼。

    封似婳就在这么奇怪,纠结的心态中选择了无视段亦晗,可是段亦晗不知道啊,他不知道封似婳如今的心态啊,他就是发现了小表妹有些害羞,有些吃醋,对于她的这些心理,他是一丝也不知道。

    于是,这昭阳殿内,就出现了奇怪的一幕,封似婳忙着和别人说话,就是不理段亦晗,偏偏段亦晗一个劲的和封似婳说话,逗封似婳开心。

    白老太医也是不嫌事多的一个人,看着这画面还觉得不够尴尬,他还特地主动的和封似婳聊了起来,从边塞的风景聊到边塞的美食,说到吃的,封似婳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封似婳见有人和她说话,她当然也就无视了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奇怪情绪,可是一直等着吸引小表妹的目光,却一直被无视的段亦晗不高兴了。

    他说了半天,都被小表妹无视了,幸好他看出来小表妹是害羞了,要不然,他一定会生气的,是的,一定会!

    吸引不到小表妹的目光,那么就要想别的办法,这点事情还难不倒他,不过,为什么总觉得今天有些奇怪呢?

    段亦晗的视线环顾一圈,他突然皱眉,总算是发现了,刚才还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原来是因为这个。

    “恒岳呢?”

    段亦晗突然开口说的这么一句话,让原本只是听着封似婳和白老太医说话的皇后一愣,而严烈则是轻抬眼眸看了一眼白老太医后,依旧沉默不语。

    白老太医看大家把目光都放到他的身上,他也没有不好意思,直接开口承认,“那个臭小子被我一剂毒.药放倒了,回来这么久,医术居然一点长进没有。”

    白老太医说的是一点也没有要遮掩的意思,孙子的医术不长进,他是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这么说,被白恒岳知道后,该有多么的不开心!

    他不仅直接说出了白恒岳又输掉的事情,说着他还挑眉得意的看了一眼封似婳,遇到这样老顽童般的老爷爷,封似婳也乐得很。

    “白爷爷真是厉害!”

    对于白恒岳的印象……封似婳表示,还真的没有什么好印象,至少一想到那个会抱着鹿腿啃的大男人,她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

    “那是,你白爷爷我,别的不敢说,这医书和毒.术可是有一手的,小丫头,怎么样,有兴趣拜师没有?”

    白老太医这人一说到自己的拿手绝活,那更是眉飞色舞,说到收徒弟一事,那更是他的心头要事,他的年纪不轻了,儿子和孙子虽然有些本事,可是两个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学习毒.术,要知道,他的毒.术可是比医术还要好的。

    听了白老太医的话,封似婳刚准备答应,她反正也是闲着无聊,多学点东西,应该,也没有什么吧?!

    可是一直盯着封似婳的段亦晗一看封似婳有答应的架势,立刻拉了一下封似婳的衣袖后立刻开口道:“这个,白老啊,您看看,能不能帮婳儿看看她……”

    段亦晗觉得自家小表妹和白老太医说笑的画面特别的碍眼,他在试图询问白恒岳的踪迹拆开他们的谈话计划失败后,立刻想到了今天让小表妹来的主要目的,诊脉。

    “是啊,白老太医,封贵仪如今的身子贵重,由您看一眼,这皇上和本宫也放心。”

    皇后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被冷落的意思,她是后宫之主,这么关心封似婳的身体,也的确没错。

    可是封似婳觉得不开心了啊,她的身体好不好,其实她心里清楚的很,让白老太医看一下,也没有什么,可是刚才皇后一开口,她就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好吧,她其实应该平常心来对待这件事情的,毕竟皇后是一开始就有的。╭(╯^╰)╮

    封似婳觉得,她最近一定是因为怀孕了,所以心情才会这么的不稳定!

    于是,在众人的期待下,封似婳只能将手抬了起来任由白老太医诊脉,白老太医诊脉很认真,他一边诊脉还一边摸着自己的白胡子,闭着眼睛,怎么看,都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气势。

    “如何?”

    看着白老太医刚刚将手从封似婳的手腕上拿下来,段亦晗就迫不及待的询问,白老太医先是看了封似婳一眼,而后才开口道:“没事!”

    说完这两个字,白老太医就再次端起了酒杯。

    没了?

    整个大殿的人都看着白老太医,可是白老太医说完这两个字后就坚决不开口。

    就这两个字,这可让段亦晗急坏了,没事?就没了?

    可是不管段亦晗怎么问,白老太医就是不再开口,和他喝酒,那可以,问封似婳肚子里的孩子,白老太医就不会再开口。

    “白爷爷,您还能不能帮婳儿看一下婳儿的丫鬟?她当初也是因为婳儿,才会喝下了那么多大寒的药物,虽然后来有吃了药,可是您也知道,这大寒的药物,终是伤身子的。”

    封似婳在白老太医给自己一诊治完,就想到了罗春,这要是一开始,她或许会不好意思开口,可是现在和白老太医说了这么话,她觉得,她这么开口了,喝了她酒的白老太医,是不好拒绝的。

    封似婳的小心思直接而不掩饰,白老太医并没有因为要帮一个小宫女看病而不高兴,在边塞的军营里,就是最普通的将士,他也会亲自动手。

    更何况,这个小宫女的事情,他在之前,也已经听说了。

    白老太医竟然要给自己诊脉?罗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可是看着自家小姐坚定的目光,她终于相信了,白老太医是真的要给自己诊脉。

    罗春激动的迈开脚步往白老太医的面前走去,因为紧张激动,罗春居然是同手同脚来到了白老太医的面前,虽然来之前,自家小姐就猜到了皇上的用意,可是等真的到了这一刻,罗春还是激动了哭了。

    看到自己面前的小丫头因为自己给她诊脉居然落了泪,再想到之前孙子给自己的信件中提到,白老太医满意的点点头,是个忠心的丫头。

    等白老太医诊脉结束,说了一段自己听不懂的话后,罗春就快速的将自己腰间的一个竹筒解了下来。

    “白老太医,这是奴婢用主子赐给奴婢的药材和酒水炮制的,奴婢现在就送给您了,就当是您的诊金了。”

    罗春在封似婳的告知下,知道白老太医爱喝酒,那十几年的女儿红自己没有,可是她伺候小姐这么多年,好的药材还是能有一些的,尤其是一些药材的边角料,她泡了药酒,这如今送给白老太医的,正是她泡的药酒。

    接过罗春手中的药酒,白老太医迅速的打开,当那紧闭的竹筒被打开,一股奇异的药香便扑面而来,闻到这药香,白老太医的眼神瞬间变的很亮很亮。

    “好东西啊,小丫头,你告诉老头子,这酒,是你自己泡的?”

    白老太医此刻的神情有那么一丝严厉,罗春看着这么一幕,她肯定的点点头,这药酒就是她泡的。

    “那你告诉老头子,这里的药材是哪里来的?”

    看着罗春点头,白老太医这才开口询问着药材的出处,封似婳有些紧张,要说罗春手里的药材,那大部分都是自己给的啊,自己手中的药材,除了封家的,董家的,就是从系统里换来的了。

    “都是这么多年主子赐的,还有的就是奴婢会给主子煲药膳,平时用剩下的一些边角料,奴婢就按照医书说的,泡了药酒,怎么?可是这药酒不对?”

    罗春也被这严峻的气势给吓到的,不会是她泡的这药酒,有什么问题吧?

    “是啊,白爷爷,您也知道,婳儿外公也喜欢喝酒,也爱弄什么药酒,可惜婳儿不懂,这罗春伺候了婳儿这么多年,也学了认字,这药酒,的确是她自己泡的。”

    封似婳也奇怪白老太医的态度,这药酒,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对吗?

    “哈哈,真是上天待我不薄了,小丫头,你可愿意拜老头子为师?”

    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