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夜长情多(耽美)_分节阅读_11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而不是侵害,作为他的监护人,首要的条件是为他带来安定的生活,而原告方却严重损害了裴钰的身心健康。”

    这话一说完,裴倾臣的辩护律师些微停顿了一下。因为这次的案件是非公开审理的,所以底下没有人旁听,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造成了一种令人屏息的期待。

    作为被告的裴倾臣在位置上一言不发,他笑对颜幕。

    颜幕当然知道他会有王牌,可即使是有风险,但他还是要为裴钰的归宿拼搏到底。

    举证材料是数张照片,照片的拍摄地点是在颜幕的家中,而照片上的主角是颜幕与裴钰,内容则是二人的亲密缠绵。

    至于尺度,是一切他们能在家里做的事情,几乎没有了底线。

    这份举证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被告律师痛斥颜幕作为监护人对裴钰有过性侵害行为,如果这个论调成立,不要说监护权,颜幕有可能被倒打一耙惹上牢狱之灾。

    颜幕当庭质疑这份证据的真实性,并且拒绝质证。合议庭也对这个举证持有疑问态度,宣布休庭,对证据进行进一步的调查核实。

    完结卷 寄生爱 204 终审判决

    章节字数:3440 更新时间:11-08-30 04:34

    一场突如其来的官司就这么告一段落,生生掐在了不上不下的紧要关头,因为大家都是做足了充分准备的。

    颜幕当然能想到裴倾臣手里会有那些证据,毕竟小柳在家里做了那么久的空气,要是没点成绩,他也不至于活到今天。

    二审终审,压轴的王牌自然要在下次使用。

    颜幕提着公文包异常轻盈的迈下了法院门口那百十来级阶梯,一点也没有因为麻烦上身而有心情沉重的迹象。他在前方的喷泉旁边站了一会儿,抬手看了一下腕表上的时间,然后叫助理把车开过来。

    颜幕一介凡人,并不具备操控全局的神力。不过有句老话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一个做律师的,如果在法庭上暂时落了下风就心情沉重,那整日面对官司的他,也大可不必再活!

    于是他怀揣着这个大麻烦,气定神闲的离开了法院。

    离开了法院,颜幕去往了医院。

    ……

    今天是周五,裴钰百无聊赖的计算着小开心从幼儿园回来的时间。这几天他真是快闲出病来了,因为知道舅舅和舅妈近来关系紧张,他也不敢再提回去之类的话。

    人在屋檐下,他也被迫学会了察言观色的本领。

    舅妈整日外出散心,一天到晚也不见人;舅舅却是一回家就躲进书房与那个律师密谈,好像在酝酿什么阴谋似的。

    裴钰彻底的被冷落了,他一个人在诺大的别墅里瞎转悠。仆人知道他是先生的亲戚,也不大去招惹他。

    裴钰瞎逛至楼上侧卧里的家庭影院内,他小心翼翼的乱摁了几下遥控器,真就把电影放出来了。

    电影是柳晴看的法国艺术片,顶级无聊的一个东西,人物对话又是法语,裴钰看不懂也听不懂,对于本来就无聊的他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发现。

    他退到沙发上坐下,结果沙发出乎预料的软,他一下就陷了进去,莫名其妙的被吓了一大跳。

    裴钰局限的陷在沙发内,在东张西望之下,他的目光忽然停留在了一旁的复古电话机上。

    给家里打个电话……

    他最擅长记电话号码了,现在工具就摆在眼前,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裴钰像个预备着要犯坏的小孩儿一样,突然间就来劲了,他贼一般四下扫了一眼,确定屋中无人以后,他拿起电话。

    打给谁呢?

    于是第一个浮现在裴钰脑海的,就是颜修临别时那血染的形象。

    打给颜修!

    裴钰哆嗦着手按下一串号码,因为内心的兴奋,同时又担心随时会有人进来。他听着电话中传来的等待音,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门口。

    颜修坐在病床上,面向阳光。金色的光芒映照在他半侧身体上,虚幻了背光的另一侧身躯。护士拿着药用托盘来到他的身旁,今天是颜修眼睛揭纱布的日子。

    两个月下来,他已经做了无数次面部修复手术,不过纯粹是针对伤而言,至于视觉效果,那不是他现在可以考虑的问题。

    因为他的眼睛能否看见还是一个未知数。

    半个月前的手术只是保住了他的眼球,能不能视物,将来还有无数个手术在等着颜修。

    护士纤巧的手指轻轻撕下粘在颜修皮肤上的医用胶布,洁白的纱布缓缓揭开。因为眼睛闭合时间太长,颜修受伤的那只眼睛暂时无法睁开。

    护士用棉签沾着热水清洗掉他眼睑上的药物和手术后留下的血迹,一分钟后,颜修才试探性的颤动了一下睫毛,然后睁开眼睛。

    阳光映在他泛白的瞳孔上,他直直的看着,没有感到刺眼。

    护士惋惜的叹了一声。

    他的那只眼睛没有光感,觉不出阳光的刺激。

    颜修倒是没有觉得沮丧,他还有另外一只眼睛能看世界,倒不是很着急:“给我个镜子好吗?”

    “这个……”两个护士对视了一眼,都有些不忍:“还是不要看了……”

    “怎么,已经可怕到不能看了吗?”颜修笑着说,最近他那性格变得温和了些,连笑容也和煦了起来,如果不看另外一侧修罗面的话……

    颜修执意要用,其中一个护士很为难的献出了自己的化妆镜。

    颜修接过镜子,刚刚要把镜子举到视线范围内,手机却是不识时务的响了。

    颜修如释重负一般垂下手,其实他也是需要鼓起勇气的,曾经的的确确是有小孩儿在看到他的脸后吓哭了的,他爱美如命,但是他不会长久的拘泥于失去的东西,不过换谁也不想看见自己有半张厉鬼一样的面目。

    颜修拿起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谁?”

    就在裴钰耳朵已经快要习惯等待音的时候,听筒里却是传来了一个熟悉而久违的声音。

    裴钰拿着电话的手有轻微的颤栗:“……”声音没有发出,裴钰先是吸了吸鼻子:“修!”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