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非法禁区(耽美)_分节阅读_11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被瞒着好像傻子一样。

    “等等我呀,炎……”

    身后的乔在大声呼唤他。

    擎炎咬牙切齿。去死好了,你这个混蛋。

    两个人都离开后擎苍才愣愣的发问:“这……这样好吗?对乔他……”

    “有什么关系,只有把你哥的注意力引到乔的身上他才没有余力来管我们的事情。这样,才会有我们两个人的世界。”

    “可是……”

    希莫然双手环上擎苍的脖子跨坐在他的腿上低头吻上那片薄唇,成功的让擎苍大笑疑虑安静的闭嘴了。

    垂下眼睑望着擎苍瞳孔李映射出的自己的影子希莫然满意的笑了,这样就够了,只要擎苍的眼睛里只有他自己就够了。

    第二章 只有你

    美国那边要来生意合作人,擎苍在一个星期前就开始准备了。能让擎苍亲自准备的生意人还真的不多,所以希莫然猜想对方应该是很重要的生意伙伴。由于擎苍慎重的态度,希莫然也不免好奇起对方的身份。为首的身材魁梧的美国男人在一群金发碧眼身穿板正西装高个子职员的簇拥下走进来,同时一起出现这个多大个子一时间空气都显稀薄。

    擎苍迎上去,男人转过头,希莫然看到这个男人的眼睛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很久没有遇见浑身充满危险性的男人了,他蓝色的眼睛仿佛冰冷的湖底一眼就将人洞穿。

    “欢迎来到中国,洛克·史蒂芬尼先生。一路辛苦了。”擎苍伸出手说着商业化的客套话。

    洛克·史蒂芬尼回应的伸出手:“哪里,都是为了生意。我恨荣幸与贵公司合作,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史蒂芬尼先生太客气了。”

    “这位是……”注意到旁边那道锐利的视线,洛克·史蒂芬尼挑眉。

    不等擎苍开口希莫然自我介绍:“我是擎总得秘书,希莫然。”对方绝非善类,仅仅是他嘴角似笑非笑的笑意就让希莫然很不舒服。

    “希莫然?”对方的人群中有人惊讶的呼喊出声,还没等希莫然反应过来这似曾相识的声音是谁一个人就从洛克·史蒂芬尼的后面冲了出来。

    希莫然和对方大眼瞪小眼,半天后他才叫出他的名字:“景行?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在这儿?”三年前他从景行面前消失,三年后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碰面。

    “景行是我公司重要的职员,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吗?”洛克·史蒂芬尼带着某种意味的询问让希莫然不禁看了他一眼恢复平静的表情:“不,是我失礼了。”

    “景行,看样子你遇见熟人了,我可以给你时间让你们好好叙叙旧。”洛克·史蒂芬尼的语调平淡,只是景行听了之后脸上微变。两人之间流动着的诡异气氛连擎苍都感觉奇怪。

    细微的冷笑声让景行脊背绷直,看到他的这个反应洛克·史蒂芬尼转头问擎苍:“我们景行想和你的秘书聊一聊,不知道擎总是否答应。”

    “当然的。”擎苍回答,然后马上对希莫然说:“莫然,带景行去会客室。”

    “是。”

    “好了,接下来我们就该谈生意了。”洛克·史蒂芬尼笑道。

    “请。”

    “没想到景行现在在你的公司上班。”擎苍感觉这事真巧,不过他也没有别的意思,毕竟景行是个人才。

    “他本来就是我的人。”洛克·史蒂芬尼低声回答。

    “你刚才说了什么?”进电梯的擎苍没有听清楚洛克·史蒂芬尼刚才的那句低喃。

    “不要在意,我自言自语罢了。”

    会客室里,关门上锁之后这里就只有希莫然和景行两个人了。打从刚才进来之后景行的目光就追随着希莫然的身影眼睛简直就像长在他后背上一样。

    景行在沙发上坐着,希莫然靠窗户站着。久违的碰见,消去以前见面时的拔剑弩张暗潮汹涌他们竟然可以如此和平的待在一个空间里。三年的时间,日日夜夜,分分秒秒漫长的足够改变一个人。这点,希莫然从景行的身上充分的感觉到了。那些随意,那些轻狂在景行的身上通通不见。他安静了许多,他内敛了许多,希莫然可以猜到景行的这些变化全部拜那个男人所赐,站在他身边就会觉得毛骨悚然的冷酷男人。

    正当希莫然想着怎么开口去打破这片沉寂以及阻止景行的盯视的时候他突然站起来朝自己疾步走来蓦地在希莫然的面前刹住脚步,希莫然被狼狈的逼迫到无处可逃后背紧贴着玻璃猛然倒抽一口气。景行把手放在他心脏跳动的位置,眼睛绽放出兴奋的光芒。

    怎么了?难道是自己判断错误吗?他还是这么喜欢对自己毛手毛脚看他困扰的模样。

    “真的是你……”景行表情柔和的低语。

    “不然你以为我是鬼?”快要习惯认识他的人见到他之后就惊讶了。只不过是消失三年重新出现而已,有这么震惊的吗?

    景行笑着摇摇头放开希莫然在他面前站直身体。

    “什么时候回来的?”

    “几个月前。”

    “一走三年吗……”听了希莫然的话景行失神般的低语。

    希莫然皱眉心想,刚才景行的那个停顿是怎么回事?

    “对了,你的眼睛……”

    “眼睛已经好了。回来后,擎苍让我做了手术。”

    “难为擎苍一直对你不离不弃。”景行露出放心的表情松了一口气。

    “难为?什么意思。说的好像我做了什么为难他得分事情。”景行的表情让希莫然觉得他话里有话。

    双手手握成拳头,景行从希莫然的面前撤离站在离他稍远的窗户位置望着远处的高楼大厦,这些景致在景行的眼里似乎和以前没有变化,但是却能感觉到有什么不同。或许是心情不一样了所以看在眼里的事物叶会变得不同,他的目光飘渺,嘴角带着干涩的苦笑。

    “最后见面你离开后,我回到了美国。在那个没有人等我的家里,我不知道是不是等他回来,还是我无处可去,原版是我最想逃离的地方却成了我累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