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惠妃的宫里,段亦晗没有说什么,先皇后也没有说什么,封似婳自然是不好说什么,只是这次,等后宫众人都退下后,惠妃依旧坐在凤鸾宫的大殿里,坐在封似婳的左下首,端着面前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皇贵妃娘娘一定很奇怪,臣妾为何会留下来吧!”

    惠妃说的很笃定,她对于封似婳,一直是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在这偌大的后宫里,一直是中立的一个身份,不参与什么,也不设计什么。

    “嗯?”

    封似婳很不解,先皇后还在的时候,就提醒过自己,要小心惠妃,因为她也查不到惠妃的底,除了知道她是段亦晗的第一个女人外,别的一无所知。

    惠妃已经快三十岁了,眼角已经有了淡淡的细纹,可是此刻她却无比的从容,看着封似婳疑惑的神色,缓缓开口。

    “臣妾是小官之女,小选入宫,十八岁的时候被选中赐给了当时还是皇子的皇上,后来随着皇上入宫,慢慢的成为如今的惠妃,众人只知臣妾十八岁以后的事情,却不知臣妾十八岁之前。臣妾的主子是谁,皇贵妃娘娘一定很好奇吧?“

    好奇吗?

    封似婳问自己,或许是好奇的吧,这个女人,一直是一个事不关己的态度,可是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她又会在最后关头帮自己一把,她到底是谁的人?

    “皇贵妃娘娘莫急,臣妾的主子是谁,很好猜,这大盛,谁能有本事在皇上的眼皮底下塞人,并且能活到现在,谁就是臣妾的主子。”

    说完这句话,惠妃将面前茶盏里的茶水一饮而尽,而后起身,缓步离开凤鸾宫的大殿,独留封似婳一人坐在宫里瞪着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会!

    段亦晗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脸吃惊的封似婳,他将封似婳搂在怀里,询问原因,封似婳拉着段亦晗的衣袖道:“皇上,惠妃,惠妃是外祖母的人?”

    封似婳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她的外祖母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在段亦晗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安排了一个人去他的身边。

    “嗯,我们当时几兄弟身边都有一个姑祖母的人,这事,也是父皇默许的。”

    想到自己的姑祖母,段亦晗也是一脸的佩服,这个女人,她的一生真的很精彩,值得佩服。

    “婳儿,别想那么多了,和朕去一个地方。”

    段亦晗不顾封似婳的吃惊,拉着还穿着皇贵妃凤袍的封似婳就出了凤鸾宫,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小半个时辰后,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已经没有人气的永康宫里,看到段亦晗带着自己来了这里,封似婳很不解,他要做什么?

    没有让封似婳等太久,段亦晗很快便给了封似婳答案。

    “当初你被带到永康宫的时候,朕很着急,在朕带着你离开的时候,朕当初就立下重誓,他日,朕必定让你凤袍加身,踩着方家人的尸体,傲视着整个后宫,一步一步的走进这永康宫,朕当时还说过,那时,必定是方家尸骨无存之刻!如今……“段亦晗站定,和封似婳面对面站定,双手握住封似婳的双手,”朕做到了!“

    封似婳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这个男人,当初立下了那样的重誓,如今,看着他自信的笑容,封似婳突然觉得很心酸,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个男人,扑进段亦晗怀里的那一个,封似婳能清楚的听到段亦晗胸口的心跳声,她爱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给了她所有,她愿意用一生陪伴这个男人。

    那天的永康宫之行,段亦晗和封似婳并没有告诉第三个人,有些事情,段亦晗愿意说出来,去不一定愿意分享给更多的人,封似婳早就在先皇后生病的时候,就熟悉的宫务,如今不用对惠妃多加防范,这后宫的事情,也就更加简单了。

    又是一年选秀的日子,这一次,段亦晗还没有颁下圣旨说不要选秀,边塞的严烈就送来了最新的战报,看着手中的战报,南夷刚刚有点起色,如果这个时候吞下边塞,大盛肯定是忙不过来的,最重要的就是,这边塞的国君,到底是什么意思?

    凤鸾宫里,肉包已经一岁多,正是好玩的年纪,饭团和豆包乖巧的站在一旁看着弟弟被娘亲揉捏,心中不免的疑惑,难道不疼吗?

    “娘娘,娘娘不好了,边塞国君传来国书,投降了。”

    罗春小跑着进了内殿,封似婳的眉头一皱,这边塞投降不是好事吗?这严烈也能回来了,有严烈守着京城,段亦晗也能放心很多,这怎么不好了?

    看向罗春,封似婳的眉间有着丝丝不悦,罗春来不及歇息,立刻将刚刚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话音刚落,段亦晗就踏入了内殿,看到段亦晗来了,孩子们很激动,可是封似婳却很生气,瞪着段亦晗,封似婳问道:“边塞降了?”

    “嗯。”

    “要赔偿?”

    “嗯。”

    “要把他们边塞的珍宝赔偿给皇上?”

    “嗯。”

    “那皇上可知他们边塞的珍宝是什么?”

    封似婳看着段亦晗,企图在段亦晗的脸上看到一丝不情愿的表情,可惜,没有!

    “边塞的珍宝?当然是他们的大公主,年约二十的悠公主,边塞储君的妹妹,贺兰悠,怎么了?”

    段亦晗一脸疑惑的看着封似婳,企图在封似婳的脸上看出什么,可惜,封似婳现在已经是怒火滔天了,这个段亦晗,到底知不知道,这边塞国此事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怎么了?听闻那贺兰悠公主二十岁都还没有嫁出去,正是因为她的容貌过于的艳丽,边塞将公主送给皇上,难道皇上还不明白他们此事的用意吗?”

    封似婳越说火气越大,偏偏段亦晗是一脸的淡定,饶是此刻,段亦晗也是一脸的坦然,反正他又不会成为贺兰悠公主的驸马,婳儿为何如此的激动?

    看着段亦晗一点表示都没有,封似婳不经想到,难不成自己这几年的陪伴都是假的?听说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公主要来了,他就立刻不要自己了吗?

    越想越难过的封似婳起身准备和段亦晗说什么,可是由于起身太快,突然眼前一黑就要晕倒,段亦晗吓的抱住了封似婳,罗春也快步的向前给封似婳把脉。

    “婳儿,你这是怎么了?这贺兰悠是来大盛选驸马的,你这着急什么?”

    段亦晗的话刚说完,封似婳就觉得晕眩的感觉好了很多,此刻,罗春的把脉也结束了,只见罗春放下手臂,快步的走到下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恭喜娘娘,您又有喜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