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章 怎么会这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阿念,记得等会给太医赏银。”

    严婉仪无力的闭起眼睛,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到底是哪里不对?

    “是,小主。”

    看着小主闭起眼睛,阿念也闭起了嘴巴,自从前几天在珍婳阁门口出了那件事情后,阿念就发现自家小主神神秘秘的,可是她只是一个丫鬟,也不是从小伺候小主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小主,也她不知道小主有什么秘密,所以她只能选择沉默。

    珍婳阁门口,封似婳看着这就要走的段亦晗,舍不得的拉紧段亦晗的衣袖,都好几天没来看她了呢~╭(╯^╰)╮

    “婳儿乖,朕晚上再来看你。”

    段亦晗是因为暗卫的禀告特地赶来看封似婳的,他的昭阳殿里,还有奏折没有批完,当然了,还有别的事情需要他去确认一下。

    “恩,那你记得一定要来哦!”

    封似婳知道,她不该做一个这么矫情的人,可是她在发生今天的事情后,就是莫名的想待在段亦晗的身边,她总觉得,待在段亦晗的身边才会有安全感。

    “好,朕答应你。”

    看着腻腻歪歪的两个人,白恒岳心里的不爽到达顶峰,他一定要写信给严烈,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忍受这种痛苦,必须把万年老大难严烈也给弄回来。

    不就是娶妻生子吗,他决定了,等严烈回来,他就认真的考虑一下,当然了,必须带上老大难严烈!

    好兄弟,当然要一起成亲了!至于段亦晗这个早早就娶妻的家伙,碍于身份,他就不说什么了。

    段亦晗终于挥别了依依不舍的封似婳,带着白恒岳就往昭阳殿走,而在这一路上,他也终于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昭阳殿的主殿里,段亦晗端坐在上首,白恒岳吊儿郎当的坐在一边,给严婉仪和叶美人诊治的太医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下首,他知道,皇上这是有事要问自己。

    可是让他心慌的是,他已经跪在这里好久了,皇上不问话,也不让自己起来,就这么让他跪着,这是要做什么?

    还有,白太医家的孙子怎么会在皇宫?他什么时候从塞外回来了,怎么没人知道?

    太医满肚子的疑问,可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人会给他解惑。

    段亦晗沉着脸端坐在上首,白恒岳则是一脸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刚才白恒岳那眼中一闪而过的疑惑,怎么可能逃过段亦晗的眼睛,结果在他们离开珍婳阁后,段亦晗就询问了白恒岳。

    白恒岳虽然性格放.浪不羁,可是这事关好友的子嗣,他还是很认真的总结了一番,说来说去也就一句话,有人要害你的女人,害你的子嗣,可是这人很小心,那麝香的味道很淡很淡,不是他这种天生就对药材敏感的人,根本就不会发现。

    除了麝香,当然还有一些别的药材的味道,可是这么多的味道混在一起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会导致有身孕的女人流产。

    这个时候后宫里唯一有身孕的只有封似婳,而今天却珍婳阁发现了这个东西,这怎么可能不引起段亦晗的主意。

    之所以会把这个太医叫来昭阳殿,那是因为白恒岳在这个太医的身上,也闻到了那微不可闻的麝香味。

    一个太医,整天接触的就是这皇宫里的各位主子,可是却在他的身上闻见了麝香的味道,这个怎么不叫人注意。

    原本安静的昭阳殿终于发出了声音,可是太医却不敢抬头,汗水顺着脸颊落下,最后落在官袍上,消失不见。

    “连忠,查出来了没有?”

    段亦晗终于开口,可是他不是对着太医,而是询问了连忠,听到段亦晗的声音,连忠忙着点点头,从衣袖里拿出一个荷包递给白恒岳,白恒岳看了一眼那个荷包,鼻子微微耸动,看着段亦晗肯定的点点头。

    “说吧,这荷包,你是哪里来的。”

    段亦晗的语气很平静,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很生气,小表妹怀孕的事情还是被后宫的女人们知道了,这带有麝香的荷包,只是这后宫女人们第一波的手段而已。

    见识过这群女人厉害的段亦晗不得不打起精神,好好的做好准备应对这群女人。

    “回皇上的话,这荷包,是叶美人打赏给臣的。”

    太医起初以为是怎么了,可是现在一看这架势,知道了原来是问自己收了谁的银子,于是,他一股脑的把刚才给叶美人诊治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