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章 林美人的故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再多的苦我也愿意背

    我的爱如潮水

    爱如潮水将我向你推

    紧紧跟随

    ......

    林美珊从以前就爱听张信哲的歌,温柔细腻的声音就像是能抚平人心里的伤感,但他的歌又大多是让人心伤的情歌,往往林美珊听的时候都不愿意联想歌词,而在这密闭的空间里,歌词就像是要深刻压进人的心底。

    林美珊点了切换,是张信哲的《信仰》。

    爱是一种信仰。

    信仰?

    天已经暗了,却有许多灯火亮起混着未央的日光在车窗的玻璃上闪过,那些光影在眼里闪过,成为了那过去的时光与故事。

    爱是一种信仰,林美珊不太敢说出这句话。

    纵使时光再来一遍,林美珊还会做出同样的举动,只是,应该会更顾忌叶岑欢的感受,会更竭尽全力的挽留——只是,谁说当时自己的挽留不是竭尽全力了。

    叛逆潇洒而又青涩的林美珊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觉,那种被人关注被人崇拜的感觉,努力后就能学会一个动作,‘一不小心’的施展就会换来好多人的惊呼与爱慕。无数人的爱慕眼神,送来的早餐与饮料,夹在食物中的情书,让人虚荣心得到满足。

    但充满虚荣心的林美珊也是爱着那个叫做叶岑欢的女生。

    声乐老师的女儿。

    高一,分在别的班的叶岑欢来给谢老师送伞,班里有节目演出,林美珊和几个同学在办公室里接受谢老师的指导。

    在办公室清清脆脆的唤了一声‘妈’,谢老师回头冲她笑了一下,那个长的很高挑的女生就进来了,很熟练的和别的老师打招呼。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林美珊以为她是高二或者高三的学姐。

    汇报预演的时候,林美珊看到了谢伊柔的表演,现在想来不是很完美当时却很惊艳的孔雀舞,节目结束,很多第一次看到的同学都兴奋的围了上去,拉着她讲话,林美珊就站在外围,想要凑上去,却又觉得尴尬。

    等所有班级的汇演都排了一遍,老师通知两天后告知选上的节目,解散出汇演教室的时候,人挤人就这样叶岑欢被挤到了林美珊的身边。

    “你唱歌很好听。”

    林美珊脸一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说了声谢谢——她的节目是班上的合唱。

    “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听你唱过。”大热天的,又才跳完舞,叶岑欢的脸上粘了好几戳汗湿的头发。

    人挤人下楼梯的时候,林美珊抓住了叶岑欢的手,就是简单的女同学之前的牵手,叶岑欢的手汗津津的,很软。

    “我会跳街舞,本来报的这个节目,但是班主任说这是文艺汇演,不让报。”

    叶岑欢很惊讶的看着林美珊:“你会跳街舞啊?”

    看着叶岑欢惊讶的申请,林美珊有点自豪:“对呀,初中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哥哥教我的,我跳的很棒哦。”

    “我还没有看过女生跳街舞的。”

    “也有的,有好几个姐姐和我哥一起跳街舞的,跳的特别好看,什么时候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恩,好。”

    就这样,两个人认识了,在正式汇演的时候,林美珊把班上同学送的花送给了叶岑欢,叶岑欢穿着在对那个时候的林美珊来说很精美的舞服,衬着老师帮忙花了一点妆,笑着,就像是在这普通重复的学习生活中突然出现的一个特别的存在。

    高一第二个学期,成绩排出来了,年纪进行整合分班,按照贴在公告栏上的信息找到班级,一走进新教室的林美珊就看到了坐在第二排看课外书的叶岑欢,白色带蓝条纹的校服,很多女生都开始剪了刘海,特别是漂亮的女生,平的,斜的,而叶岑欢就把头发全数的扎了起来,平顺的马尾,很光洁的额头,那时候不流行什么无刘海女神,林美珊却觉得,叶岑欢是真的好看。

    叶岑欢抬头,看见了面前站着的林美珊,笑眯了眼睛:“这么早就来学校了啊,刚才我就在布告栏看到了你的名字。我还想说我们会不会成为同桌呢。”

    时间还早,教室里稀稀拉拉的,座位都是自己选,林美珊看了看叶岑欢旁边空着的抽屉,就拉开凳子坐了上去,把书包塞了进去,侧过头对叶岑欢笑的一脸灿烂:“那就新同桌,请多多关照啊。”

    于是,两年多的同桌生活开始了。

    一起吃饭,一起上厕所,一起出校门回家,就和所有的闺蜜一样。

    不同的是,在洗手间里,有两个小女生偷偷的充满禁忌色彩的互相亲吻和拥抱。

    第一次亲吻,没有摔跤,没有误会,没有引诱,没有任何目的,只是周五的下午,两个人不急着回家,叶岑欢管着教室钥匙,林美珊陪叶岑欢在教室看书,叶岑欢在看名著,林美珊低着头捧着一本台言小说看的津津有味。

    叶岑欢看着看着,听见旁边有人抽抽噎噎的哭着还一边拧鼻涕。

    “美姗?”

    还在抽抽噎噎的哭着。

    “美姗?”

    “啊?”

    林美珊抬起哭得通红的脸,眼睛湿润润的被纸巾擦的红了一片。

    “哈哈,你看个小说至于吗?”

    “......不要,你为什么离开我?你给我回来!我爱你啊......啊哈哈哈。”

    叶岑欢用声情并茂的声音念了一段,气的林美珊一下子把书盖上,有一种羞耻感:“岑欢,你不要念!”说着就去捂叶岑欢的嘴。

    叶岑欢站起身,顺势的把撑在自己肩上的林美珊带了起来,捂着叶岑欢的嘴松开了,遮挡不住的笑意更加明显的漏了出来。

    “哈哈哈,好啦好啦,我不笑你。”

    林美珊撑着叶岑欢的肩,有点气恼的看着没有笑出声却满脸都是打趣的笑容的叶岑欢。

    哭过的痕迹还在,眼睛很黑亮,鼻子红红的,就像一只可爱的小鹿。

    叶岑欢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凑了上去,啜了一下林美珊的嘴。

    蜻蜓点水。

    没有一点尴尬和疑惑以及任何的不自然,就像是你身上掉了根羽毛,我帮你拂开。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